戈戎

行動勝於一切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琅琊榜】我为什么如此肯定琅琊榜是个隐藏哨向

好有道理

-夏黯-:

※ 又名,论琅琊榜是哨向设定的合理性。


※ 脑洞而已,娱乐与安利性质,只做分析,几乎不扯CP。


※ 由于哨向设定本身的不完备性,我也分不清哪些是二设了。剧情主要按电视剧来。


※ Tag不知道怎么打,如有不合适请提出来。




 


一切要从情丝绕说起。


 



“我跟你说,情丝绕这种酒,我以前听说过,它有催情的效果,而且女子单单服用一杯,就会四肢无力立即神志不清……”



 


以上摘自电视剧中惠妃对情丝绕的描述。


 



宫里有一种酒,名唤‘情丝绕’,只饮一杯,便有致幻催情之效。如果女子饮用,会将身边的那个男人,误认做是自己心里最思念恋慕的那个人,从而被药力催动,主动上前求欢。由于她并不知道世上有这种酒存在,所以纵然事后清醒,也会以为是自己的心志不坚,醉后失德,再加上是自己主动的,更不能迁怒于那个男子,羞愧绝望之下,心中真是生不如死……



 


以上摘自原著中莅阳长公主对情丝绕的描述。


 


摘取重点:一杯情丝绕,眼前人变心上人,然后就是颠鸾倒凤被翻红浪……


等等等等?!


EXCUSE ME?!


致幻催情?主动求欢?我看到的情丝绕效果好像不是这样啊?!


 



可与前几次不同的是,这个男子稍稍靠前,眼神微一接触,她便觉得心中突然一荡。闭了闭眼睛,屏息定神后,霓凰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目前的危险处境。


……


“放肆!”霓凰转身提气,想要震开臂上的手掌,眼神交汇间,神思又是一阵恍惚,连握在臂腕间的掌心也由滚烫变为温暖,就好象自己每每独立沙场,风霜扑面时所渴求的那种温暖一样。


……


靖王视线一扫,已注意到郡主双眸迷蒙足下虚软



 


……


这杯情丝绕是劣质产品吗?就这药效司马雷能得手才有鬼,还不如再补一剂合欢散。


说好的致幻催情主动求欢呢?全被霓凰强压了。


所以啊,我当初看情丝绕就觉得,这东西除了致幻疑似稍稍有点儿用,就春药来说效果实在不怎么样啊。


按道理来说,霓凰郡主眼中周围的男人都应该是她心上人的样子,一杯带致幻效果的春药酒,再怎么着也该象征性地扯扯衣服扯扯领子吧。但你看霓凰郡主见到萧景琰,认得出人,安安分分地被抱着,虽说神志不清,然而好乖的。之后霓凰郡主的药效肯定也是自然挥发,而且时间还很快,没一会儿竟然就能面圣去了。




 


我之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。


今日再细细想来,我猛地想通了。


 


情丝绕这种酒明显是刺激人大脑的,让人神志不清,眼前看到心上人,脑子里满是那人的模样,这是一种精神诱导。


霓凰郡主中招,正因为她是个哨兵啊!


虽然霓凰郡主是个强大的哨兵,但她不能自己进行精神疏导。


那为什么萧景琰来了后霓凰郡主就放心让他摆平越贵妃和太子,就安心了,就没事儿了呢?


朋友们,你们应该想到了。


因为萧景琰他,是个向导。


这样就说通了,情丝绕本就不是江湖上的春药,而是宫中特有的酒。它的作用没有那么烈也没有那么长非找人纾解不可,因为它其实相当于诱发剂,作用是诱导结合热。


哨兵喝了后,精神图景里被诱导,呈现心上人的影像,从而产生眼前人是心上人的错觉,并产生结合热。而强大如霓凰郡主者,可以勉力分清精神图景里的虚假部分,并且萧景琰在赶到后进行了精神疏导,离开昭仁宫后再补一剂向导素的事儿而已。


普通人如莅阳长公主喝了后,就是普通的春药药效。


向导喝了,大概没什么用吧,没有案例我们暂不探讨。【……】


 


由此推论。


太子是普通人。因为他不会被萧景琰的精神力影响,需要萧景琰动用武力压制。


梁帝与静妃之间起码有一个人是向导。


做皇帝的一般只能是向导或者普通人。因为如果是哨兵,无法自己疏导,皇帝万一狂化了那还了得吗?


 


再从上一辈看起。


 


静妃早些年跟师父行医,被当地医霸百般欺凌,然后被林燮救了,带回林府予以庇护。后来宸妃生下祁王后总是生病,一直不大好,才把静妃送进宫调理。


林燮贵为元帅,不会随手就捡个人带回府吧。再加上静妃那让人都能安定的性子,芷萝宫那让人安心的感觉和药香。


判断静妃是个向导,宸妃是个哨兵。


 


文如言阙与武如林燮都选择助梁帝当皇帝,他当年十有八九也是个优秀的向导。


为什么说当年呢?因为向导言阙本与哨兵宸妃心心相印,梁帝横插一脚,后来赤焰一案,宸妃自刎,梁帝和宸妃间的结合强制断了,显然凭自己的能力度过了结合断裂。


梁帝时常暗中追思哀念宸妃,但宸妃与祁王始终是梁帝的禁忌话题,除了赤焰一案是心里一根刺,大概还有对于一个向导来说结合断裂的痛苦。


 


刀斧胁身而不改其色,被喻为同蔺相如般辩可压众臣,胆可镇暴君,文官如言阙,是一个向导。最后他娶了普通人,生了言豫津。


赤焰军主帅,功勋卓著,赫赫威名,武将如林燮,是一个哨兵,还是黑暗哨兵。最后娶了普通人晋阳长公主,生了林殊。


 


这样一看,林家的哨兵基因太霸道了。


林燮与宸妃都是哨兵,天之骄子英气凌云的林殊肯定也是逃不过这个哨兵命的。


但一个优秀哨兵的五感何等敏锐,火寒之毒何等痛苦,感知过载,让林殊陷入狂化失控,迷失在精神图景。


但一个优秀哨兵的体魄又是何等强大,让他扛过了火寒之毒的痛,被前去采药的素谷主和老阁主救了。这俩人其中一个应该是十分强大的向导,硬是把林殊从狂化里拽回来了,根据后来梅长苏住在琅琊阁来讲,应该是老阁主。


而梅长苏变成了普通人。


这也是萧景琰迟迟不敢认他的原因之一。


 


萧景琰幼时在宫中受教于静妃和宸妃,稍长后由祁王亲自教养。并且祁王德才兼备,赤焰一案前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太子。祁王估计也是个强大的向导。


 


蒙挚是哨兵。


秦般弱是普通人。


言豫津是普通人。


悬镜司夏江夏冬是哨兵,夏春是向导。


谢玉那一家子包括莅阳长公主、卓鼎风、卓夫人、萧景睿等等全是普通人。


 


飞流是情况极其特殊的哨兵。


飞流曾经陷身的那个东瀛神秘组织,从中原购买资质绝佳的幼童,用药物和灵术控制其修习,强行诱导成为幼年哨兵,他们心智不全不分善恶,但却是奇绝狠辣的杀人机器。


飞流被去东瀛找药材治火寒之毒的梅长苏和蔺晨救了。蔺晨研究了很久,发现这种哨兵因为心智不全而极大的减少了大脑的冗余信息,使精神极其稳定,并且精神壁垒坚固。也就是说这样训练出来的孩童,是精神力强大的黑暗哨兵,并且终其一生只认一主。


梅长苏和蔺晨清了他的药毒,虽然脑伤不能痊愈,但控术之人已死,他们想办法矫正了一些。


认主是两个人让飞流自己选的,因为蔺晨种种劣迹,飞流选的梅长苏,所以他一生只认定梅长苏。


 


太子和誉王都是普通人。


本来祁王肯定是未来的太子,但因为赤焰一案,祁王死,萧景琰被牵连一直在外带兵,所以后来变成了太子和誉王两个普通人争天下。


但是誉王的情况比较复杂。


滑族是公认的软懦民族,但只软在男儿身上,滑族女子反而刚硬。滑族皇室有个特性,滑族公主哨兵非常多,璇玑公主是,玲珑公主也是。


玲珑公主想借帮助梁帝上位以巩固滑族,还把自己搭给他做了祥嫔。梁帝的哨兵是宸妃,他与玲珑公主之间是相互利用,本不该有肉体关系,但一夜荒唐,于是有了萧景桓。


萧景桓是个普通人。


但他本来应该是个哨兵。


玲珑公主与璇玑公主狠绝,当年誉王诞生后,她们用滑族的偏方永远封闭了萧景桓的精神图景。如果萧景桓分化成哨兵或向导了,却没有精神图景,谁都不知道他分化了,包括他自己,等于间接杜绝了他以后分化成哨兵向导的可能。然后玲珑公主再把真相写成一封信,璇玑公主把信放在锦囊里,交给秦般弱,告诉秦般弱务必贴身保管,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打开。


这是玲珑公主与璇玑公主复国的最最下下策。


萧景桓是个普通人,但他一直能微弱的感觉到别人的精神力。这是前所未有的例子,所有人当他是普通人中的骄子,他也一直不负众望,梁帝愧对他也喜欢他,还把他过继给身为哨兵不能与梁帝结合生子的皇后。


知道真相后的誉王才决定孤注一掷。


所以誉王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拿到皇位,他不仅是滑族后人,他其实还是个哨兵。


 


想一下。


誉王在帐内,以为自己要成功了,结果被告知萧景琰已经带兵包围他了。


他走出帐篷,环顾四周,从未如此清晰地听到看到感觉到周围的一切。


他无视萧景琰的劝降,笑了,手搭上剑柄。萧景琰身后的士兵立刻举起武器,拈弓搭箭。


他缓慢地、艰涩地抽出剑,金属发出不利落地摩擦声,他艰难地双手握住。


他在硬扛着萧景琰的精神镇压。


萧景琰抬手示意身后将士们将武器放下,因为他感觉到了面前的皇子,他的五哥,身上微弱的哨兵气息,像一个刚分化却即将衰竭的哨兵的气息。


精神这样混乱而脆弱的哨兵,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制伏。


 


……


啊也挺带感的不是吗。




最后还剩一个让我无比纠结的人物。


蔺晨。


老阁主是个向导,并且飞流是蔺晨和梅长苏治的,当时梅长苏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了,所以蔺晨很可能是个向导。


蔺晨却是《琅琊榜》中,唯一一个飞身出现又飞身飘走的人。他这种来无影去无踪不像飞流,大家虽然看不到但都知道飞流定在梅长苏附近,但他不是,你永远不知道他从哪儿冒出来的,藏匿行踪的功夫让蒙挚都觉得惊骇。这样的人该是五感敏锐同哨兵的,不然又怎能让蒙挚这样强大的哨兵毫无察觉?


……


神秘强大如琅琊阁主,我实在无法定论。


要不然自由心证,蔺苏蔺流他就向导,蔺靖就哨兵嘛。


或者就让我把蔺晨当做一个最强大的普通人。




话已至此,朋友们,带着封建礼制与中央集权的古代哨向,带着权位斗争与平冤昭雪的古代哨向,听起来也挺带感的不是吗?

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411)